李金章大使致《南美侨报》读者新年贺词
巴西青田同乡会向贫困民众赠圣诞食品玩具
圣保罗总领事陈佩洁举行领事保护招待会
台湾“杰人”洪智胜在巴西涉嫌诈骗已五年

当前位置:HOME > 勾沉轶事
毛泽东身边人遭奸杀 事件被列为中共绝密 发布时间 2016-10-10
     李讷的保姆妞儿来到毛泽东与江青身边仅仅不到一年时间,就被人奸杀,抛尸野外。此案震惊中共高层,案件负责人康生决定把该案列为“绝密”,规定不得外传,免得被境内外敌对势力利用此去大做文章,而节外生枝。本文摘自《毛泽东的红色卫队》,作者华宸,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 
 
一、事发

1941年秋一日,替毛泽东和江青照看李讷的保姆妞儿突然不见了。战士们去找,结果,发现她死了。尸体在毛泽东窑洞西北向的塬腰,上衣散乱,裤腰扯散,头发凌乱,除了脖颈上有一处紫红色伤痕外,没有其他任何外伤。

这位保姆来到毛泽东身边不到一年,是专门请来协助江青照顾李讷的。

李讷是毛泽东和江青的第一个女儿,也是两人唯一的孩子。还未到满月,毛泽东就派贺清华把江青母女接回了杨家岭。谁知李讷出生后较为爱哭。江青是头胎,带孩子没经验。贺清华等警卫员时常一起帮着她照看小孩。而这些警卫员本身都是十几岁、二十岁的大孩子,哪会带小孩?李讷一哭,众人就慌了手脚。结果,几个月下来,江青和他们累得腰酸背疼,还没把孩子带好。

这样“自带”终究不是办法。毛泽东和江青于是听从了一些人的建议,决定给李讷找一个保姆,协助江青来带孩子,也好让警卫班战士全身心去做自己的工作。保卫部门物色了好几个人选,江青挑选了其中一个年轻的姑娘——妞儿。

没料到妞儿来到毛泽东和江青身边还不到一年,就被人害死,抛尸野外。江青一听,吓得一下坐在凳子上:“这让我们如何向妞儿的家人交代啊?”

二、侦查

妞儿被杀案立即惊动了中央高层。中央社会部部长康生立即下令该部侦察科长兼第三室主任陈龙限期破案。

陈龙,原名刘汉兴,本是东北抗日联军第2军参谋长,东北雪山老林抗击过日军,且练就一手“百步穿杨”的绝活。1936年,他被党组织派去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保卫工作,陈潭秋为他改名“陈龙”,希望他成为我党保卫工作的“一条蛟龙”。

陈龙接到命令后,立即带着人马赶到现场。经过勘查,他向康生汇报说:“可以断定妞儿被勒颈窒息而死,不过是双手掐的,还是绳索勒的致死,尚不确定。被害原因初步可以定为奸情性质。”因为案子涉及毛泽东一家,康生指示陈龙说:“做到两条,一要严格采取保密措施,二要尽快破案!给主席和妞儿家人一个交代。”随后,陈龙把侦查方向放在妞儿的未婚夫及周围村庄小伙子与她的交往上。

不久,旋即查明:在出事前一天,其未婚夫曾约妞儿到出事地点约会,且在妞儿做保姆期间,两人常有往来,该村青年都知道他们的恋爱关系。但经过十来天的秘密查访,陈龙却没找到妞儿未婚夫杀害妞儿的证据,也没发现其他破案线索。眼看快半个月了,仍无头绪,陈龙只好硬着头皮,去向毛泽东汇报。

毛泽东听后,紧锁眉头地说:“看来苏联的那一套,也不行。你就把案子转给军委保卫部吧。”

毛泽东的保卫和警戒,由中央社会部及属下的中央警卫教导大队负责,也由军委保卫部及属下的军委警卫营负责。陈龙和军委保卫部部长钱益民做了案件移交。

钱益民是我党自己培养起来的保卫员。在瑞金时,他参加过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举办的红色保卫员训练班,以后,在艰苦的战争环境中,就一直从事保卫工作,当过锄奸科长,并且做过几次验尸破案。次日上午,钱益民指定侦察科科长韦祖珍先调三名侦察员,组成新的专案侦破小组,汇聚一起召开案情分析会。

会议结束后,钱益民、韦祖珍叫来中央军委警卫营营长吴云飞,一起来到塬腰停放妞儿尸体的窑洞验尸。

三、转机

钱益民、韦祖珍、吴云飞以及保卫部几位干部围着尸体,仔细进行查看。发现妞儿脸颊有明显的血淤,两只眼珠暴突,张开的口型一直未复原。众人从头、脸到手、脚认真察看了一遍。“这种死状,只是颈脖上有一块紫痕,没有其他伤痕。”钱益民说,“可以判断是因为勒住了脖子,窒息缺氧而死的。”

“这样的话,是手掐的,还是绳子勒的,凶器又是什么呢?”吴云飞说。吴云飞的这句话立即提醒了钱益民。他猛一抬头,眼光正好触到旁边警卫战士的宽皮腰带上,再看看妞儿脖子上的痕迹,恍然大悟,立即拉上吴云飞说:“到我那里去谈吧!”

吴云飞跟着他一起来到军委保卫部。出来之后,他立即对负责中央首长住处的那个警卫连连长说:“你把警卫军委首长的那一个排全换哨,带去延河洗澡。”

当时,已是凉意阵阵的大秋天了,去洗澡,并且还是去延河。连长惊讶地问:“天这么冷,去洗澡?”“对,快执行!”吴云飞说,“这是命令,马上就去,一个人也不准少。”

当警卫排战士来到河边后,大家在旁边一孔窑洞里脱下军装,只穿着裤衩下水了。三位干部荷枪站在岸上。钱益民和韦祖珍等破案组干部随吴云飞快步进入了放衣服的窑洞内。钱益民说:“快,检验皮带!”吴云飞的警卫员端来一盆清水,放在地上。钱益民把这个排26个人的皮带一一放入清水中浸泡。半小时后,一根皮带在水中稀释出一缕血丝。“好了!”钱益民说,“把皮带放回原处吧。”“这……”大家大惑不解。

钱益民对警卫连长说:“你把这名战士查出来,然后带去见我。”说罢,和吴云飞等人一起走了。

四、真相

战士们洗完澡上来后,连长根据这根皮带找出这位战士,把他带到了军委保卫部。

钱益民一看,是位常见面的山东小伙子,年纪25岁左右,长期艰苦的生活和紧张的勤务工作使得他脸庞黝黑,身上穿着的粗布军裤也缀着好几块大补丁。钱益民叹了口气,然后问道:“你认识保姆妞儿吧?”他马上红了脸,脱口而出:“俺可没弄死她……”钱益民严肃地说:“你把上衣脱掉!”

这位战士迟疑着,没有动。“脱掉吧!”钱益民盯住他,严肃地说。于是,他极不情愿地在众人前面慢慢地脱下了上衣,光着膀子。

钱益民走了过来,围着他看了一遍,然后指着胳膊上一处清晰的伤痕,说道:“你自己看吧,这是什么?”这位战士知道无法隐瞒了,双腿跪在地上:“饶了我吧!”

原来,那天妞儿确实与未婚夫约了会。妞儿回来时,恰好碰上这位战士下哨回来。见了妞儿姿色,他突然起了邪念,交谈几句话,竟然把妞儿骗进了破窑里,要对她进行强奸。妞儿挣扎着不从,还开始叫喊。

情急之下,这位士兵只得用自己的皮带勒住她的脖子,把她杀害了。

事后,钱益民等人受毛泽东和江青的委托,把抚恤、安葬诸事一一安排好。毛泽东本人没有回避这件事情。按照他的交代,钱益民等人在该村召开了有妞儿父亲在场的座谈会。在乡亲们面前,钱益民等几次鞠躬行大礼,代表毛泽东夫妇对乡亲们表示歉意。

随后,吴云飞重新调换了杨家岭的警卫连。而此案主要负责人康生决定把该案列为“绝密”,规定不得外传,免得被境内外敌对势力利用此去大做文章,而节外生枝。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