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HOME > 热点新闻
中国医生欲为瘫痪者换身体 挑战医学伦理
发布时间 2016-06-13
 

    据综合媒体报道  1970年3月14日下午,美国怀特博士用两只恒河猴实施了世界上首例动物“换头”手术!怀特切断了两只猴子的脑袋,并成功地将一只猴子的脑袋缝合到了另一只猴子的脖子上。这只换过脑袋的“混血猴”终于恢复意识,睁开了眼睛,当一名手术专家将手指伸入它嘴里时,它还试图咬人。这只“换头猴”的脸部肌肉还会运动,它甚至还能通过吸液管喝饮料。

    然而,尽管怀特认为这一“换头手术”是个巨大的成功,但它也仍有很大的局限性。因为作为手术的一部分,猴子的脊椎全被切断了,手术专家不可能将数亿根切断的神经线重新连接起来,所以这只“换头猴”从脖子以下都处于彻底瘫痪状态,它无法根据大脑命令移动自己的身体。

    怀特他为猴子换头的手术细节在两年后曝光后,怀特受到了扑天盖地的谴责。怀特不得不要求警方对他和家人进行保护,怀特也从一个医学先驱沦为了众人眼中的“科学恶棍”,他的研究经费也被终止。

    现年62岁的王焕明是煤气公司的退休工,是准备参加在中国北部城市哈尔滨一家医院计划进行的一项身体移植手术的几名志愿者之一。六年前,王焕明和一个朋友打架受伤,导致颈部以下全身瘫痪。如今,他希望自己找到了可以重新站立行走的办法:给他的头换一个新的躯体。

    进行身体移植的想法,会令世界各地的专家担忧中国在挑战科学伦理和实践的极限方面要走多远。业内顶级医师和专家表示,这样的移植手术是不可能成功的,至少目前如此,其中不乏一些中国医务工作者和专家。他们将难点指向了脊髓神经的联接。如果失败,病人就会死亡。

    提议实施这项手术的骨科医师、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任晓平博士表示,他不会因此退缩。他曾于1999年在美国协助进行了世界首例手移植手术。在接受采访时,任晓平表示他在组建团队,相关研究正在进行,手术也会“等我们准备完了”以后实施。

    他的计划是:切掉两具躯体的头颅,将已逝供者躯体的血管与受者的头颅接起来,插入一块金属板来固定新组成的颈部,将脊髓神经末端浸入一种可以促进再生的胶状物质中,最后将皮肤缝合起来。

不管他会不会实施这一手术,顶尖医学专家都在对这项计划进行谴责。

    任晓平不是唯一一个探索身体移植这门学科的人。意大利都灵高级神经调节小组的塞尔焦·卡纳韦罗博士是一位著名的倡导者,俄罗斯科学院理论与实验生物物理学研究所的科学家也在研究这类手术的方方面面。但卡纳韦罗和俄罗斯的研究所均表示尚没有付诸实践的计划。

    作为土生土长的哈尔滨人,任晓平在美国生活了16年,后于2012年回国。任晓平用小鼠做过头颅移植的实验,但它们都只活了一天。他说自己已经开始在人的尸体上练习,但拒绝透露细节。

    任晓平和他的支持者称,手术可能会帮到那些患有可能致命、影响身体机能的疾病,如脊髓性肌萎缩症的患者,以及像王焕明这样的瘫痪者 。

    外科学教授、宾夕法尼亚大学佩恩移植研究所所长亚伯拉罕·沙凯德博士表示,手术方案的某些方面在技术上是可行的。他说,移植手术前保存受者的大脑和供者的身体,连接大量血管和肌肉,以及控制不良免疫反应,都是有可能做到的。但沙凯德表示,脊髓神经的连接仍然是不可能的。“在这个阶段,我倾向于说这种尝试是愚蠢而不是疯狂,”他在电子邮件中写道。“疯狂意味着可能可以做到。愚蠢的意思是根本不应该做。” 对于用胶状的聚乙二醇加快神经末梢的生长,沙凯德说,“这么说吧:就好比穿越大西洋的电话电缆被拦腰剪断,有人想用疯狂快干胶把它接起来一样。”

    任晓平也认为存在超乎想象的困难。“我从医应该说国内国外超过30年了 ”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手术,再复杂我都做过。但是和这个手术比起来,没法比。” “伦理不伦理,这是病人的生命,”他接着说。“生命是至高无上的,这是伦理学的核心要素。”

记者请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置评时,对方表示,医生按要求应遵循国家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中列出的伦理责任。

    网友“周铂”评论:换头术会造成一系列的社会、伦理以及哲学问题。如我们所知,现在肾脏移植较为成熟,诱拐、割肾的事件就已经时有发生了。那么如果能换头的话,难保不会发生以占有健康身体为目的的刑事案件。在某项技术可以成功实现,并且能够满足部分人当下需求的时候,它就会逐渐发展为一种暴利行业,从而人性的弱点会被诱发,相应的犯罪行为也会随之产生。另外,关于术后患者究竟“是谁”也会引发争议。一个人的思维还是原来的,躯干却变成另外一个人,那么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