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章大使致《南美侨报》读者新年贺词
巴西青田同乡会向贫困民众赠圣诞食品玩具
圣保罗总领事陈佩洁举行领事保护招待会
台湾“杰人”洪智胜在巴西涉嫌诈骗已五年

当前位置:HOME > 新闻中心
寨卡病毒肆虐巴西 世卫组织:不会延期或易地
发布时间 2016-05-28
 
  
    据央广网北京5月28日消息(记者邢斯嘉)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掐指算来,现在距离2016巴西里约奥运会只有两个多月时间,正当各国代表团紧张备战的时候,国际医学界却充满的纠结不安。因为寨卡病毒依然在巴西肆虐,于是“奥运会是否应该如期将至”这个问题,还在医学领域争执不下。27号,来自全球百位医生、医学专家上书世界卫生组织,要求延迟举行里约奥运会,规避寨卡病毒传播风险。 

    面对寨卡病毒的挥之不去,虽然最近几个月一直有声音呼吁延期举办里约奥运会,但是像27号这样,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挪威、菲律宾、日本、巴西、南非、土耳其、黎巴嫩等国家和地区的医学专家集体上书世界卫生组的情况还是头一回。

    当天150位知名医生、医学专家在给世界卫生组织的公开信中呼吁,由于寨卡病毒在巴西大范围爆发,为了确保公众安全,里约热内卢夏季奥运会应该延期或另选他地举办。对此,世卫组织方面今天“秒回”称,已经否决了里约奥运会应该因寨卡疫情而延期或易地举办的建议。世卫组织表示,延期或易地举办对于病毒的传播情况“不会带来重大改变”。比世卫组织的否定回应还神速的是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他们当即宣称不计划取消或延迟奥运会。

    那么这份百人上书都写了些什么?世卫组织等方面有为何又如此干脆利落做出否决呢?还是翻看一下这封写给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的信件中的描述:“我们如此呼吁是因为,即便在寨卡大范围爆发的情况下,里约2016奥运会这样的体育大事也不会取消而且不容失误。我们更担心的是全球卫生安全,巴西寨卡病毒对人类的影响是科学还未遇见过的。”

    事实上,即使是医学界对于如何应对里约奥运会也存在很大分歧。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CDC主任汤姆·弗里登面对记者提出的担忧,给出了相对直接的回答。

    他表示,奥运会不能因为公共健康或任何原因延迟或取消。真正的风险是对于怀有身孕的妇女们,如果这部分人群需要前往巴西以及特别注意,避免前往,避免当地蚊虫叮咬。但如果说因此延迟甚至干脆取消奥运赛事,不是必要选项。

    多次前往了巴西的世界卫生组织助理总干事布鲁斯艾尔沃德曾以自己的亲历感受告诉外界:“世界各地的人都会去巴西,我今年已经去了几次,我去的时候是2、3月,正好是病毒流行的高峰季节,蚊子横行。但是我可以采取了一些措施来保护自己。是的,我会采取措施,但是请记住,奥运会将在巴西的冬季举行,那时蚊子的数量也可能大大减少,而且奥运会将在一个相对集中的地点,在场馆中可以实施严格的控蚊措施,将风险降下来。”

    不过,这些都不足以打消业界的争论声。集体上书中说,不否认寨卡病毒可能的医学影响比预期严重,虽然曾大范围开展蚊子治疗方案,但是里约地区的病毒影响依然在加剧。这样冒险是不道德的,因此现在亟需世卫组织对寨卡病毒和奥组委出具一份最新的循证评估,并更新奥运会期间的旅行注意事项。

    实际上,在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历史上,延迟举行奥运会的先例并不多见,可谓时风雨无阻的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不过历史上先后倒是有过三次奥运会停办,不过停办的原因只有一个——战争。

    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使原拟在1916、1940、1944年举办的三届奥运会成了空白。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使原定于1916年在柏林举行的第六届夏季奥运会被迫流产,现代奥运历史上出现了第一次空白。

    1936年柏林奥运会时,世界已处于动荡不安,战争成一触即发之势。但是,国际奥委会仍在进行下届奥运会的准备工作。申办第十二届奥运会的有东京等14个城市。经过几轮投票,东京、赫尔辛基两市获得决赛权,最后东京取胜。

    此后1937年日本军国主义发动了侵华战争。1938年7月,国际奥委会在开罗召开会议,中国代表抗议日本侵略中国,违反奥林匹克精神,要求取消东京的主办权。后来日本奥委会在军方压力下不得不宣布日本无法举办奥运会。会址改在赫尔辛基。但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1940年1月1日赫尔辛基通知国际奥委会放弃主办权。随后,战火遍及欧洲和世界各地,第十二届奥运会也就随之流产了。

    二战前夕,国际奥委会还选定了第十三届奥运会会址伦敦。但是也因战争而未能举行。人们把这几年称为奥林匹克运动史最黑暗的年代。它毁掉了奥运会,也扼杀了世界体育的发展。

    2016年夏季奥运会将在8月5日到8月21日期间举办,届时预计有来自全球的50万人奔赴巴西观看奥运会。美国疾控中心的统计显示,来往美国和寨卡病毒爆发地区的旅游人数高达4000万,相比之下奥运旅游人数只是这一数字的0.25%。一大多寨卡病毒阴云下的里约奥运势在必行,各国代表团、业内人士能否调整好心态,排除顾虑,备战里约呢?

    面对里约的现实问题,如何有效地管理人力和财力是一部分美国上市者的担心。因为上周,由于担心队员感染寨卡病毒,美国游泳协会将奥运会前训练营从波多黎各移至亚特兰大。美国奥林匹克委员会也通知全国运动员,如果担心寨卡可以不用参加此次奥运会。

    这里公开信的作者之一,纽约大学生物伦理学家亚特·卡普兰(Art Caplan)说:有必要邀请独立专家来分析如果巴西里约奥运会如期举行会出现怎样的风险。我担心的是专家们会认为没什么值得担心的,奥运会如期举办就好。但是我们需要知道,这种结论的依据是什么?我们讨论的风险是什么?如果出了问题,谁该负责? 

    相对于美国人的审慎,也有国家相对乐观一些。比如韩国代表团早早设计了全套都是长衣长衫的队服,以此专门避免运动员免收蚊虫叮咬。

    而英国奥林匹克协会主席塞巴斯蒂安此前说过:“英国运动员们对于参加里约奥运会毫无迟疑,我们参加了自1896年以来的每届夏季和冬季奥运会。这是令人骄傲的传统。

    的确,这次寨卡病毒问题,是各国奥利匹克委员会需要处理的问题,目前我们与里约奥组委和里约其他相关机构都有着密切的沟通和合作。“

    日本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竹田恒和也曾表示:“抵制里约奥运会吗?我们没听说在日本的运动员中存在这样的情绪。我们都想尽一切努力,在里约奥运会上取得好成绩。”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