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章大使致《南美侨报》读者新年贺词
巴西青田同乡会向贫困民众赠圣诞食品玩具
圣保罗总领事陈佩洁举行领事保护招待会
台湾“杰人”洪智胜在巴西涉嫌诈骗已五年

当前位置:HOME > 热点新闻
华裔渣男回国骗财骗色 被判刑12年
发布时间 2016-05-27
 
  
    据外媒报道  2013年8月加国无忧一篇“网上结缘疑被骗 MBA女硕士苦寻未婚夫”的报道,引起网友的关注,女主人公 Suzy 万里寻未婚夫不果,在多伦多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时隔近3年,Suzy告诉加国无忧记者,事件中的王大明(Daming Wang)已经由于诈骗罪被杭州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对于王大明的判决,Suzy心里百感交集,有说不出的滋味。

    虽然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骗子终于受到应有的惩罚,不过她自己感情受伤累累,能够完全走出来不容易,而且法院判王大明赔偿给她150万元人民币,至今没有收到1分钱,估计以后也不会收到,她至少需要5-10年时间才能清还债务,这个教训可谓惨痛。 

    王大明碰到 Suzy 也是劫数已到,他万万没有想到貌似柔弱的Suzy在确信自己遭遇了诈骗之后,果断于加拿大及中国两地报警。在国际刑警展开调查的同时,杭州市警方于2014年2月正式立案侦查,4月即打电话通知Suzy,称已经在广州火车站将王大明缉拿归案,经过大约半年的庭审聆讯,法庭于2014年底判处王大明有期徒刑12年,王大明选择放弃了上诉,刑期至2026年4月截止。

    Suzy报案过程很不顺利,在杭州她先到街道派出所报案,没有被受理;然后到区公安分局和市公安局报案,都没有被受理。她锲而不舍将案子报到浙江省公安厅,得到省厅的重视,派了最得力的刑侦队长负责此案,在得知疑犯喜欢在国内搭乘火车而不是飞机的重要线索之后,马上与国内重要口岸警方联络,在火车站布下天罗地网,终于将王大明逮捕归案。

    据杭州警方调查,王大明在跟Suzy交往的同时,还跟国内几名单身女士同时交往,分别骗取她们钱财数十万元不等,但是在警方向这些受害人取证时,她们却选择了沉默,甚至将警方拒之门外,只有Suzy勇敢的站出来举证王大明,骗子才得以绳之于法。

    2013年Suzy根据王大明向她提供的线索到多伦多寻找他时,已经陷入绝境,每天被私人借贷公司追数,自己的房子和车子都卖掉帮王大明还款,幸亏她还没有丧失最后的理智,在多伦多呆了2个月做了大量举证工作,例如证明王大明声称的在美加两地行医,在美加都有房产,还有在美国遇到车祸等,都是虚构的谎言,这些事实都做了公证,使警方非常容易搜集齐全证据,将王大明逮捕。

    Suzy非常感谢多伦多的媒体和华人社团,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向她伸出援助之手,如浙大校友会的校友们,对她的帮忙很大,在得知疑犯同伙要搬家到蒙特利尔后,先后派出几辆车跟踪到蒙特利尔,校友会的王会长还陪Suzy回杭州派出所报案。

    刚刚从多伦多回国时,觉得生无可恋的Suzy多次有过轻生的念头,几年时间过去,感情上的伤口逐渐愈合,事业也重新开始起飞,回首自己这段所谓的“恋情”,她希望把自己的故事说出来,提醒那些渴望感情的青年男女,尤其是通过交友网站认识的,一定不要被外表和甜言蜜语所欺骗,即使在恋爱期间也要保持清醒的头脑。

 背景资料:

    Suzy来自中国江南某省,受过良好的教育,是该省名牌大学工商管理硕士,还获学校颁发的优秀毕业生称号。年过30岁还没有对象的她在国内婚介网站“世纪佳缘”上注册,并将自己的照片和征友条件放到网上,很快就引来了自称在美国和加拿大从事医疗工作的David的关注,两人于2010年11月开始在网上通信交往。David 2个月后就从国外飞回来,两人感情突飞猛进。

    2011年5月,Suzy突然无法联络上David,后来才知道David在美国遇到车祸,撞死人自己也受重伤,正在纽约休养。

 前后共借钱近200万人民币

     按照David的说法,车祸死者家属要求他赔偿80万美元,就可以放弃起诉,他到香港问朋友借了60万美元,还差20万美元,David希望Suzy能够帮助他度过难关。情到浓时的Suzy把自己的房子抵押,又向朋友借了些钱,才凑了100万人民币,打到David在中国工商银行开设的账户;

    过了没多久,David又称自己在纽约长岛的房子可以出售,大约可以卖到100万美元,但是必须先支付大约2万美元的中介费用。Suzy这次又帮他凑了10万人民币。

2012年9月,David回国与Suzy订婚,并送给Suzy钻戒,令Suzy更加死心塌地。

    David这次回国顺便到香港看望上次借钱给自己的朋友,回国后告诉Suzy,朋友的妈妈病了,在北京住院,需要钱治疗,希望David可以先偿还部分欠款。无奈的Suzy只好又到银行借了16万元人民币给David。

    同年11月,David告诉Suzy,美国有飓风,准备出售的房子地下室进水,需要钱修缮,否则会影响买家出价,修缮费大约为3万美元。

    “这个时候我已经一步一步陷入他布置后的陷阱而无力自拔,只好用信用卡透支了20万人民币给他。”Suzy说。

    2013年5月,David又说房子已经卖掉,但是加拿大的银行要先把所得税扣掉,大约1万美元。而他在银行与职员交涉时过于心急,失手把银行职员推到地上,银行方面准备起诉他,如果要私了,就要付5万加元,否则可能坐牢。

    这个时候Suzy已经毫无办法了,能够借钱的办法都用上了,只好找到私人高利贷公司,用月息1分5的代价借了14万人民币给David,Suzy当时已经意识到不妥,但是已经泥足深陷,只有寄希望于David能够信守承诺,快点跟她结婚,同时可以履行还款的承诺。

2013年7月11日,David与Suzy通完最后的电话短信之后就开始失踪,任凭Suzy想尽办法也无法联络上。

    Suzy已经无法在国内呆下去了,高利贷公司逼她还债,银行也来催款,走投无路的她问朋友借了旅费和少量生活费,孤注一掷飞到多伦多找“未婚夫”。

    David与Suzy交往时告诉他,自己是从事医疗工作,在纽约和多伦多两边飞,他留给Suzy的电话号码、手机号码,都是多伦多的,Suzy按照当初David留下的士嘉堡地址找上门,被告知根本没这个人。

    万般无奈下,Suzy选择了报警,她先是去32分局报警,没有被受理,后来到42分局报警,警察倒是答应帮她找人,但是后来又告诉他即使找到也不能做什么。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