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章大使致《南美侨报》读者新年贺词
巴西青田同乡会向贫困民众赠圣诞食品玩具
圣保罗总领事陈佩洁举行领事保护招待会
台湾“杰人”洪智胜在巴西涉嫌诈骗已五年

当前位置:HOME > 热点新闻
缅甸数万华人集体弃汉改缅惹非议:祖宗都不要了
发布时间 2016-03-29
 
 
     据外媒报道,缅甸移民局近日在网站上发布了一则通告,批准缅甸掸邦北部大勐稳(Tarmoenye)的几万名华人加入缅甸籍。坊间传闻此次入籍的大勐稳族华人,数量从六万到十几万不等。那么,这一行动背后有什么意义,又会如何影响未来的中缅边境状况?
    
      我们采访了前著名战地记者、香港天溯智库总裁,也是我们第一期视频快闪沙龙的主讲嘉宾——邱永峥老师。  
     
     提要:先简单说一下,此次在缅甸获准入籍的华人群体是掸邦北部大勐稳族,缅甸的130余少数民族之一。资料显示,十八世纪中叶,一名姓段的华人土司跟随缅甸国王征讨泰国,立下战功,被封为大勐稳的世袭土司。其后代即为勐稳族。
    
     虽然该族世代保持汉族的习俗,与缅北的果敢族有几分相似。但自缅甸政府军同缅甸共产党的军队于缅北作战期间,就始终站在政府军的一边。
    
     1、侠客岛:缅甸国内少数民族众多,但是一 直被差别对待 ,那么获得公民身份与没有获得公民身份,差距有多大? 
     
     邱永峥:在缅甸,身份证分好几种。直接表现是用不同颜色的身份证,区别出了不同的政治和社会待遇。比如,一等是享有完全国民待遇的 ,有投票权、有护照、有接受教育权利的红色卡。这个卡大概有我国身份证的两个大,外面有塑封的卡片。依次往下推还有粉色,二等公民。白色的卡相当于临时居住证,没有投票权、没有护照等等。最末等的,只能证明有这么个人而已。
    
     所以说,实际上缅甸现有的体系,确实把人分成三六九等。虽然同在一个国家内,即便祖宗三代都在这里居住,但只要拿不到红卡,就肯定不能享受完全国民的待遇。
    
     这样分成几等,从比较大的方面说,就是按种族来划分的。缅族基本都是红色;持有其他非完全国民待遇的身份证的,往往是其他少数民族的人。
    
     2、侠客岛:所以,一些少数民族,即使在缅甸生活非常久,也可能仍无法获得国民身份是吧?
    
     邱永峥:是的,这很典型。比如我们熟悉的果敢族,也就是我们说的汉族,他们实际从明代之后就在缅甸居住,是明代旧臣的后代了。这也是在缅甸行政区域内住了好几百年,但是缅甸,一直不承认他们,不允许他们叫“汉族”。而我们今天提到的勐稳族实际上也是汉族。住了几百年,也不被缅甸承认是国民,更不可能拿到国民身份证。
    
     这一点确实很特别。缅甸作为多民族国家,缅族是主导民族,人数最多,影响最大,在政治上有绝对影响力。缅族的民族主义情绪比较浓,对少数民族的平等待遇上,政治进步会比较慢一点。所以也导致了缅甸境内少数民族武装林立,到目前为止也还看不到完全和平希望。至少现在看,作为执政主体的缅族在民族问题上包容性还不够大。
    
     3、侠客岛:那在这么多少数民族中,现在勐稳获准入籍了,并且说愿意 以缅族身份登记 。这背后可能并不单纯吧,是否有什么政治背景的影响?
    
     邱永峥:可以这么说。其实任何一个缅甸境内的少数民族,都愿意获得清晰明了的身份认同,也想享受公平的待遇。其实之前也有一些少数民族融入缅甸的主体社会,比如像若开族,总体说是实现了和缅族社会的完全融合。也有其他少数民族是实现了这个目标的。
    
     而勐稳族是从二战结束到现在为止,一直想要加入主流社会。但比较罕见的是,他们愿意牺牲本族的特点。在政治立场上,始终和缅甸军方站在一起。在缅共时期,非常坚决地站在政府那边,攻击缅甸共产党的部队。从缅共时期之后,几十年间也是一直站在缅甸政府军那边,跟其他少数民族武装对抗。
    
     这个可以理解成他们为了获得中央政府、缅甸主体民族的承认,一直在作出很大的努力。这种努力不仅是政治上的、军事上的,甚至是牺牲了本民族文化。加入缅甸主体社会后,甚至连身份证上,都专门标明是“缅族”,那就意味要把“根”、把华夏民族的痕迹都抹掉。这个确实罕见。缅甸的身份证上,有一项信息包含的就是会注明父亲、祖父等的民族,像勐稳族这全部放弃还是罕见的,完全抹掉了原来的痕迹。
    
     4、侠客岛:那这样的一种选择,也不会获得所有勐稳人的认同吧?
    
     邱永峥:这个肯定会有。缅甸移民局公布消息之后,很多缅甸华人也会说连祖宗都不要了,要这个身份又有什么意思。实际上缅甸大部分少数民族还是融入社会主流,但是他们并没有放弃掉自己的民族来源。所以我认为,缅甸移民局包括一些外媒,把这件事情拿出来说,还是有一些新的政治考量的。
    
     5、侠客岛:所以这背后缅甸方面的政治考虑是什么呢?
    
     邱永峥:缅甸民盟上台之后,很多人认为是实现了民主。但是在这个大背景之下,缅甸两个“权力中心”,也就是老派政治力量跟民盟为主的政治力量还在博弈,而且这个博弈在相当长时间内都会存在。
    
     民盟最大的政绩是全社会的支持,甚至包括少数民族都对民盟有很大期待。在这种情况下,缅甸军人集团要靠的就是解决民族问题,实现整个国家实际意义上的统一。要实现这一点,到目前为止缅甸军主要靠打。跟果敢民族打,跟若开解放军一直作战等等。这其实就是想告诉缅甸百姓,我们很重要,为国家的民族统一在积极努力。
    
     但是这一招已经被证明并不成功。因为损失也很大,不但没有灭掉少数民族武装,反而越打越多。在这种情形下,动武不行了,现在又改变策略,“谁听话给谁好处”。因为勐稳一直是跟缅甸军任政治势力站在一起,给勐稳族全面公民权利,也是吴登盛政府的最后一招。这就是缅甸军人集团在告诉缅北的少数民族武装力量,你只要真的跟我好、跟我实现和平,我给你糖吃,给你好处。这是拿勐稳族全面实现公民权利这件事,来引诱其他少数民族武装放下枪支,坐到谈判桌上来。这是一个很好的筹码。
    
     6、侠客岛:那西方媒体来炒作此事,他们有什么意图么?
    
     邱永峥:因为这件事情对缅甸军方有利,同时也对缅甸民盟有利。民盟上台后,少数民族武装问题也非常重要,如果不能实现和平,民盟也很难干下去。
    
     缺少执政经验的民盟,身边实际上有一大帮西方的顾问团队,这些人不断在经济问题、少数民族问题上给缅甸政府出招。在少数民族问题上的建议,就是伸橄榄枝。这对边境上的一些少数民族武装力量还是很有诱惑力的。他们其实几代人,几百年来,一直在民族认同、国家认同上处于混沌的状态。那如果给予他们完全国民待遇,当然是很诱人的。
    
     另一方面的西方还有政策建议是,你只要放下武器,我让你在联邦政府的平台上发挥作用。针对中缅边境不同的少数民族武装状况,他们抛出不同橄榄枝。这个招数比以前要高明很多。一旦实现让缅北的少数民族全部名义上放下武器,那就意味300多年来,缅甸中央政府第一次实现对缅北地区的实质控制,也意味着缅甸的武装力量在近2000多公里的中缅边境上,完全实现驻扎和布防。
    
     7、侠客岛:那这未来对中国会有什么影响么?
    
     邱永峥:有些人认为缅甸国防军跟少数民族武装不打了,炮弹也不会落在中国境内了,对我们的“一带一路”、油气管道等项目有帮助。但这种论调是比较理想的一种,它建立在缅甸对中国高度认同的基础上。要缅甸不会接受美国、日本等国的挑唆,缅军也不会联合日军、美军到中国西南边境来。在排除所有的这些“不会”之后,这样的理想才是可能的。
    
     但实际上,所有武装力量归缅甸中央政府之后,是不是会朝有利中国的方向走,这其中不定因素是很大的。一旦这种不定因素受其他国家挑唆,缅甸在中缅边境上做些事情,我们就被动了,要知道缅甸跨境民族的影响力可以辐射到中国国内100公里。
    
     8、侠客岛:那中国政府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来应对呢?
    
     邱永峥:中国肯定是希望中缅边境没有战火。所以中国可以利用很强的几点优势:一个是中国的经济实力众所周知,那么可以帮助缅甸全力发展经济。目前缅北地区的经济发展是缅甸最快的。那么我们可以帮助缅北地区发展得更快。只要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成为样板,自然向心力就产生。比如缅北成了缅甸的香港,大家就会认为中国的引力很强。
    
     第二,缅甸的跨境民族,跟大中华的文明一脉相承。文化交流跟血缘一样,是斩不断的。所以可以在文化交流上加大力度,像佤族、果敢族的孩子,在缅甸初中上完后就无处可去了,他们有非常强的意愿回中国接受教育,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帮助这些少数民族的文化教育建设呢?比如可以派人支教。这对跨境少数民族、对缅甸也都有益。所以可做的事情还是很多。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