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章大使致《南美侨报》读者新年贺词
巴西青田同乡会向贫困民众赠圣诞食品玩具
圣保罗总领事陈佩洁举行领事保护招待会
台湾“杰人”洪智胜在巴西涉嫌诈骗已五年

当前位置:HOME > 巴西万象
巴西風情畫 --香港黃湛聯
发布时间 2013-07-08
  
    巴西原為生番地區,無人管治,迨十六世紀,被使槍用炮的葡萄牙人佔領後,即開展長達322年的統治.1822年獨立至今,人口二億,領土面積846萬平方公里,相當於8460個香港大,境內的亞馬遜河為世界水流量最多, 亦南美洲第一大河流,流域所及為熱帶雨林,各類飛禽、走獸、魚類棲身之所,發源自北部海拔三千公尺的高原,其地勢由西向東及向南傾斜,故河流由西向東及南,國境有遼闊的農田和廣袤的雨林,首都是巴西利亞 。

     巴西貨?叫REAL﹐1個REAL相當於港幣四元,人民平均收入四千港元,但物價比香港起碼貴一倍,例如︰一瓶可口可樂,超級市場售價相當於港?十二元﹑平民在大牌檔吃一頓普通餐,消費也要六十元港?、地鐵票價不論遠近,一律是十二元港?。當地人民普遍是懶散和沒有責任心,有錢在身, 像針剌袋,要花光纔舒服,本人自2002年開始參加紐約眼鏡展,目睹美國市場越來越難取得訂單,近年在紐約展所取得的訂單,皆來自南美客,欲擴大該地之客戶群,故有南美之行,而巴西是南美最大的國家,人口又是最多的,但對大陸生產的眼鏡框入口,抽取極高的反傾銷關稅,令很多巴西入口商, 望而卻步。所以想賣眼鏡到該國, 困難重重, 但有困難未必沒機會.為了進一步了解狀況,望能爭取到訂單,因此趁著今年巴西眼鏡展四月份在聖保羅舉行.開展南美之旅。

     出發前,把過去十多年來的巴西客戶名片, 整理一番,預先寫信給他們,又提前訂妥機票和網酒店,約他們見面,而且,我還聯絡那裏的香港朋友,買了當地手提電話咭,先郵寄來香港,俾能預先把當地電話號碼告訴他們,便於聯絡. 還有,我用qq和那裏的唐人旅館老闆聯絡上, 查詢房租多少,知道他收取每晚240元港幣的房租,便準備在不用見客的時間,住在他那裏。

     由香港到巴西的機票,昂貴得很, 如經美國去,要二萬四千元港幣; 經荷蘭則需一萬七千元港幣,我選擇了後者。後來得知, 如果經中東的杜科會更便宜. 但已付錢買了票, 沒法改了. 第一站,由香港到荷蘭的阿姆斯特丹,航程十二小時,扺?後停留五小時,再轉機飛第二站, 再經過十二小時航程,巴西的聖保羅便在望了。有朋友接機,先把我送到那所唐人旅館,卸下行李,便同往吃餐、聊天聚舊。翌日, 我獨自逛街,瀏覽風光,當地街道凹凸不平,人多車多,但當地司機很禮讓行人,遇到斑馬線前已經堵車,車輛便不會駛進斑馬線區,以免轉交通燈時,阻礙行人過馬路,司機們絕少在市區響號,所以,儘管道路人車擠擁,卻極少噪音。 

    巴西生產總值是全南美洲第一位,盛產咖啡、豆、鐵礦、蔗糖、家庭電器, 飛機、機械, 工具, 牛肉, 雞隻, 牛皮...。物品除供內銷, 還大量出口. 人口比例:白人佔43%、非白人佔57%。男女比例差不多,男性佔49.5%、女性佔50.5%。死亡率6%,出生率16%,出生多於死亡,故人口不斷膨脹,平均家庭生兩個小孩,北部及東北部仍住有印第安土著,建國初期仍實行奴隸買賣制度,其後廢除,巴西教育一團糟,質素排名世界第七十一位,垃圾水平,但其足球實力聞名全球,巴西實行民主制度,公民16歲有選舉權, 現今是位女總統,內閣由總統任命,國會則由參眾兩院組成,參議員每州選出三個,不論該州人口多少,眾議員則由以人口比例選出而組成。人口愈多的州,出的眾議員愈多. 巴西分為廿六個州,最大的州是聖保羅州,人口七千萬. 而最大的商業城鎮是聖保羅市 (sao paula),人口近1200萬,離大西洋岸邊小鎮santos七十公里. 里約熱內盧則為第二大, 人口近700萬,在聖保羅東面700里之遙 ,是瀕大西洋的海濱旅遊區, 每年舉辦嘉年華節逛歡, 森巴族女郎熱情如火, 名聞遐邇. 我是來找眼鏡訂單的, 前者當然是我的首選。 

    聖保羅市的外國貨市場,全集中在市中心商業區(Down Town),其他如:餐館、旅店、傢俬店、超級市場...等消費及服務行業則隨處可見,而在Down Town的3月25街及其鄰近的十數條橫街,則是入口產品主要的市場所在,除了星期日休息外,每天都人潮洶湧,這些店舖,以獨立街舖而言,多是巴西人經營的,而潺雜其間的一座座商場, 如果其內間隔有眾的不同面積的小商舖的話,則以華人租用居多,華人以前大多是經營餐飲的角仔架,一種類似咖喱角仔的食品,輔以飲品,生意亦不錯,惟靠售賣小吃,衹賺蠅頭小利,終歸比不上做出入口貿易的規模及盈利,一有人做, 風聞好景, 便趨之若鶩, 紛紛轉行,加上大陸新移民劇增,他們大多是年輕人,新人事, 新作風, 懂得利用互聯網, QQ、手機短訊, 微訊, skype, 及電腦軟件,使資訊更透明, 聯絡更方便,加速貿易的發展。不像那些香港和台灣去的華僑, 老的就墨守成規, 與時代脫節, 嫩的就黃皮白心, 數典忘宗, 且沾有巴西愚蠢懶散的習性 鮮有像一般大陸同胞, 如此聰明勤奮, 朝氣勃勃的. 不過, 我在巴西日子短淺, 未經驗過大陸人的一般陋習, 諸如, 大聲喧嘩、愛打開門讓別人看到, 亂扔垃圾、隨地吐痰、不遵守秩序、破壞文物、不尊重當地風俗習慣、不保護環境、吃自助餐浪費、不經過他人允許, 隨意拍照, 及衣冠不整參觀廟宇或博物館等等. 所以, 短暫的耳聞目睹, 浮光掠影, 純屬個人意見, 不能作準。

    巴西市內,隨街都是流浪漢,他們到處躺?,滿身污垢。唐人最怕見到他們. 華人自1842年鴉片戰敗起,由排外外轉變為崇洋懼外,百多年 (2013-1842=171年) 過去了,崇洋懼外傳統未變,見到外國人就緊張. 所以,偶遇遭搶劫的,便人人相告,若果一個月有一宗,一年便有十二宗搶劫,結果一年被搶了十二次,在誇大渲染下,人人自危。巴西的治安,比起我住了十四年的委內瑞拉好得多啦! 

    追溯起我以前在賤人國(委內瑞拉)時,無限唏噓, 在爛鬼區, 即使是小雜貨店, 店主都會用鐵欄圍封, 來做生意的,隔著鐵圍欄,顧客買東西先遞上鈔票,店主才把貨品遞給客人。超級市場不可能以鐵欄圍著來做生意,則必須僱用荷槍的保安員當值。至於光天化日的搶劫,則無日無之,司空見慣,本人任職的餐館,算是在高尚區, 但一年被搶. 也數次之多,縱使是塞車之時,有時, 也有匪徒趁機行劫,先選好目標,行近以槍枝, 指嚇司機,其他司機見狀,目睹整個行劫過程,也衹能嘆一聲無可奈何!  偶有見義勇為者, 拔槍相助,便會發生街頭槍戰,互相駁火; 因此,首都加拉加斯每天槍擊案死者不下十人。所以,我在聖保羅看見華人的驚恐,警告我晚上單獨出街時,一定要乘搭的士的謬論,不以為然,因我住聖保羅是市中心區,每晚和新相識的大陸朋友飲宴、聊天,然後乘地鐵回家,即使是晚上十一時多,地鐵站沿路上, 仍是人頭湧湧. 我偶然也會行路回家,沿途經過農產品批發市場,入夜時, 燈火通明,買賣雙方議價,人聲鼎沸,何懼之有哉! 真不明當地華人何故如此怕得要死,當地巴西打工仔日薪不過是百多港元而已,那有餘錢每日乘搭的士回家之理,此乃當地唐人之謬論也。 

    巴西餐不錯,每當我不在唐人區時,會品嚐當地餐,一碟白飯、一客紅豆湯,輔以雜菜沙律,一些煮熟的黃瓜,收費港幣56元,一枝啤酒24元,冷氣在聖保羅並不流行,一般如餐館、巴士, 地鐵, 都不裝冷氣,所以每當下午二時,火傘高張時,頗為燠熱,在華商聚集的3月25街一帶, 一間唐人餐館都沒有,即使旅店或酒店也沒有,衹是在其中的sao paula商業中心, 和SHOPING 25中心, 這兩間大廈的四樓頂層,各有Food Court一座,內裏的?椅共用,以經營攤檔數目觀之, 華人的比巴西人的, 稍為多一些。一到了用餐時間,便高朋滿座,好不熱鬧,我每次去光顧,都是吃羌?蒸巴西鯽魚,兩碗白飯,品茗一壺自帶的安徽六安紅茶,吃得津律有味。下班時間一到,大多數華人便會返回距離兩個地鐵站之遙的LIBERDADE住宅區區,那裏有正式的唐人餐館七、八間,該區不單有唐人,還有台灣、日本和韓國人,其中的日本人區, 其街燈, 柱子, 招牌, 很有日本特色,有一間, 日式街頭餃子檔,相對港幣,貴得要命, 但時刻都是圍著一大班巴西路人,有男有女, 他們不嫌貴, 個個吃得津津有味。

    聖保羅市人口雖多,但面積廣闊,高樓大廈衹佔少數,大多數幾層高的樓宇,而十層、八層高的也有,而且有升降機,機身都是古老得很,有些還需要自己拉閘門。市內水、電供應充足,但收費比香港貴。有趣的是 : 浴室內的電熱水器像蜂巢般接通水喉,熱水便是從蜂巢噴灑出來的,既慳水又慳電,聽說在外國人的五金店有售,於是便到處打聽, 終於買了一座,約合港幣160元,帶回香港,看看管用否? 

    聖保羅市的道路凹凸不平,車多限行,但政府蠢到不限人買車,故措施形同虛設。眼鏡展位於市北一偏僻區,從我下榻的酒店步行15分鐘便到,會場美輪美奐,但沒有冷氣,其建築工藝, 盡顯巴西人藝術和設計天才,而且, 在其他工業領域, 諸如造船, 汽車, 鋼鐵和其他製造業 巴西都不輸蝕, 尤其航空工程,更是南美之最 ,難怪其製造的超級大咀鳥攻擊機,美國都買了百多架。此怪物能在空中停留八小時,掛載量大, 裝備機槍, 快炮, 火箭, 炸彈. 配渦輪螺旋槳引擎,慳油好用,價廉物美, 聽聞菲律賓這賤人國家都想買。

    巴西境內的亞馬遜河區﹐流域廣袤,遍佈奇珍異物,河產豐富,部份區域,樹林密佈, 漫天瘴氣,土著能適應,但外人貿然進入,隨時喪命,河中的食人魚,如身陷其中﹐群魚爭相啄食, 頃刻成纍纍白骨。其雨林區域廣闊, 巴西佔60% , 其餘40% 為 哥倫比亞、秘魯、委內瑞拉、厄瓜多爾、玻利維亞、圭亞那、法屬圭亞那和蘇利南,八地共佔,雨林遮天蔽日, 草木繁盛, 但由於不法份子胡亂砍伐﹐面積不斷縮少﹐部份區域, 生態滅?,那裡的生番土著, 被人偷偷屠殺, 很多存活不下去, 數目不斷減少,而砍伐的結果, 是千百年累積的雨林物種不見了,其隨付的雨林醫學知識, 亦散失殆盡。

    巴西的入境條例寬鬆,只憑旅遊簽證入境後住下來,照樣納稅便可長住,直至大?時,即獲居留身份,所以大陸同胞絡繹不絕, 其數量與日俱增,已達十萬. 巴西華人之中, 少部份是台灣或香港人,大多數是大陸人,. 華人分散在各地區,尤以聖保羅市最多,但相對人口二億的巴西人,衹屬極微少一族,大陸新移民,他們大多數從商,小數打當地唐人工,大多屬新鄉里,一旦羽翼豐滿,即自行創業,少數經營餐飲業,多數售賣商品,如: : 服裝、手袋、手提電話、手錶、眼鏡和小飾物,其中少數售賣應節食品和雜貨店。眼見聖保羅所華人所零售的六大頂商品之中 其中手提電話、眼鏡這兩項,就我所見, 大多是冒牌貨,其餘四項是否正品,則無暇深究。 

    他們除小數來自廣東之外, 很多來自浙江青田,樂清,平陽及溫州. 據聞他們互相扶持, 例如有人賣非法貨品,東窗事發,遭封舖, 貨被沒收之災, 他們會幫苦主, 或覓地重開, 或借貨去賣, 總之,他們互助如愛,不像香港人自保心重, 同是香港人, 彼此毫不來往, 講多句都慌死蝕底. 各家自掃門前雪, 休管他人瓦上霜. 叫他們組織甚麼團體協會之類 ,去爭取同業利益, 避之則吉, 所以在大陸, 台商組織好, 後盾強, 少出事, 但常常聽聞, 那個港商被貪官謀財, 那個港商, 被惡勢力害命, 皆因香港人好單打獨鬥, 不重視團體力量之故. 大陸同胞肯學新事物, 肯冒險. 肯找幫手, 所以在紐約, 委內瑞拉, 巴西, 我目睹的三個地方, 大陸同胞在商業領域上, 已後來居上了.但大陸人普遍在書寫上, 文字表達上, 能力差勁, 相識了很久的, 我會指陳其謬, 若不甚熟熟稔的,  則不會得罪人家, 免人家懷恨在心. 朋友都沒得做. 他們的通病, 第一, 就是語焉不詳, 邏輯混亂, 亂改成語, 第二,就是次序顛倒, 就算那些海外的大陸民運同胞, 我常常看他們的電郵, 都有同感,  有些人, 甚至文筆累贅, 語句重覆, 彼等受過大學甚或更高的教育, 亦不能免, 他們好像月餅倒模, 個個一樣, 鮮有例外的. 熟令致之 ? 有機會, 我們另文探討。

    聖保羅市的華人餐館裝修,大多是平庸、低級,鮮有豪華裝潢的,平均每款餐價港幣80元,白飯每碗4元,啤酒24元一樽,但對海外遊子而言,難得有聚腳的地方,檔次高低與否,已非是主要的考慮。巴西的唐人街和紐約的相比, 在商舖種類和方便上, 差天共地, 即使在繁盛的3月25街, 也沒有酒店、餐館,衹有旅行社及少數的唐人開設的私人美元找換服務,至台灣和大陸銀行,一間都無, 如果要從大陸或香港的銀行卡取款,全屬夢想,幸好我帶了二千美元傍身,但仍想儘量不花掉,試圖由當地的匯豐銀行(hsbc)柜員機取款,結果徒然,原來它們沒裝上聯通(union pay)網絡. 機身顯示的聯通logo (標誌),全裝假狗. 根本仍未開通。

    巴西稅率奇高, 商家若不走私漏稅, 很難圖利, 邊境市集, 例如位於巴拉圭境內, 其地和阿根廷,巴西邊境交界的橋頭市 (ciudad de este), 更是貪污舞弊之溫床, 天天一批又一批的走私貨櫃入境, 關員都好像若無其事. 政府官員收了黑錢,當看不到,猶說得過去, 但民意代表, 明知有漏洞, 也不立法去堵塞和防止, 真愚不可及. 巴西人, 男女比例差不多,陰多陽少之說法, 完全是誤導視聽. 他們善良, 熱情, 單純, 有禮, 愛跟別人拍照, 守公德, 但工作疏懶, 不善溝通, 沒責任心, 他們人人受9年免費教教育, 有20萬間中小學及幼稚園,大學170間,但語文水平低到離奇, 除了精英份子例外, 一般人的溝通能力很差. 理解不了東西, 三言兩語可說通之事, 他們往往嘮叨半天, 原來他們說話不是一氣呵成, 而是斬件式, 你不追問下去, 他們就祇說一部份. 往往引起誤會後, 又要費唇舌去解釋一輪, 再重拾正軌, 如此說話, 焉能不費時失事呢 ? 巴西人做事散漫, 常常遲到, 效率差, 政府官僚得很, 所以成本很高, 難怪台灣的郭台銘先生想到巴西設廠, 到現在都舉棋不定, 在巴西開一間公司, 起碼要半年, 巴西人英語差到離譜, 原來學校每星期祇教3小時,所以英語盲,舉目皆是. 巴西愛飲酒唱歌, 走到民居附近, 常見他們圍坐一夥, 邊彈邊唱, 眾人引吭高歌, 齊聲拍和, 好不自由奔放。

    結論: 面對巴西這樣一個資源豊富, 人口眾多, 消費力強, 領土廣袤的國家, 政治雖然腐敗, 貪污盛行, 效率低下. 但言論自由, 市場開放, 外匯進出無阻, 對祟尚廉能政府的香港人, 他們住在這個全球最方便城市的, 尢其對性命攸關的醫療福利, 簡直依依不捨, 對移民巴西, 可能興趣不大. 但對不欲屈膝攀權貴, 苟安大陸, 有錢死沒錢病, 苦無出路的大陸同胞, 到海外走一趟, 祇要能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氣, 謀以努力拚搏, 開拓個人事業而言, 吸引力可謂不少, 無怪乎, 在大陸神州十號升天之際, 他們仍源源不絕, 離鄉別井, 遠走巴西, 至今不息,。

                           香港慧明華眼鏡出口公司東主黃湛聯先生撰文於2013年6月18號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