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章大使致《南美侨报》读者新年贺词
巴西青田同乡会向贫困民众赠圣诞食品玩具
圣保罗总领事陈佩洁举行领事保护招待会
台湾“杰人”洪智胜在巴西涉嫌诈骗已五年

当前位置:HOME > 巴西万象
中华民国时期与巴西的关系
发布时间 2011-02-13
                                 休者:     陈太荣、刘正勤


    1911年10月10日,中国爆发了辛亥革命,推翻了满清王朝,建立了中华民国。1911年至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被称为中华民国时期,民国时期分为北京民国政府(1911~1928)和南京民国政府(1928~1949)两个阶段。民国时期,中国与巴西的关系有了进一步的发展。

                                      巴西率先承认中华民国

    1911年辛亥革命胜利后,共和革命党人在武昌建立了湖北军政府。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南京成立。湖北军政府在1911年10月13日、民国南京临时政府在1912年1月2日均发表了对外宣言,声明“所有清政府前此与各国缔结之条约皆继续有效”、“所有各国之既得权利亦一律保护”,承认一切条约、债务和帝国主义在华享有的特权。1912年1月11日,民国南京临时政府还向各国发出照会,希望得到承认,但各国均未答复。列强为巩固和扩大其在中国的统治势力,极力扶植北洋军阀袁世凯为代理人,迫使孙中山于1912年2月13日辞去民国临时大总统,并于2月15日由南京临时参议院“推举”袁世凯继任临时大总统。3月10日,袁在北京宣誓就职。3月11日,北京民国政府照会各国,承认清政府与各国缔结的所有条约。6月,国务总理兼外交总长陆征祥向列强提出承认民国的请求,但只有美国态度比较积极。

    1913年4月8日,中国国会在北京召开,参、众两院先后组成。一些拉美国家同情中国共和革命,巴西于4月9日,秘鲁于4月10日,美国与墨西哥于5月2日,古巴于5月4日率先宣布承认中华民国,同袁世凯政府继续保持外交关系。10月6日,袁世凯正式当选总统,日、俄、英、法、德等国才于10月 7日宣布承认。

                                         签署《中国巴西修改条约》

    1881年两国签署的《中国巴西和好通商航海条约》到中国辛亥革命前早已满期,但由于双方均未提出修改或中止条约的建议,故原条约继续有效。为促进两国关系进一步发展,中巴两国代表通过谈判对该条约做适当修改,于1915年12月在北京签订《中国巴西修改条约》,共十条。主要内容为:(1)在本人自愿的原则下,两国人民皆可侨居对方,并均照最优国相待。(2)双方互派的使、领馆官员“须驻扎国批准文凭始得视事”。(3)两国人民彼此可持照游历内地,准许在两国通商口岸运货贸易,但须有互相酬报专章,方能共享优待利益。(4)双方通商照各国章程办理,商船优待,但不准贩卖鸦片。(5)华民犯事,在行栈商船佣工(指巴西在华的行栈商船雇佣的华工)由中国官员径传、拘传,但须先知照领事驻在地之巴西官吏。

                                     南京民国政府与巴西的关系

    两国关系有所发展,1942年10月双方使节升格为大使级,两国签署了《中巴友好条约》与《中巴文化专约》,巴西宣布放弃在华一切特权,两国经贸关系仍进展不大。

                                   巴西参加国联“九一八事变”军事观察团

    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在沈阳发动“九一八事变”,并迅速占领中国东北地区,而南京民国政府却采取军事上不抵抗、外交上不与日本直接谈判、一味依赖国联主持公道的方针。1932年1月21日,国联成立了以李顿爵士为首、由英美法德意代表参加的调查团。国联调查团于3月14日抵华,在沈阳、长春、吉林、哈尔滨等地调查45天,于6月4日离开东北。调查团9月4日在北平签署了“国际调查团报告书”,国联9月18日予以公布。1933年2月24日,国联以40:1(只有日本一票反对)通过了基于李顿调查团报告书的“关于中日争端的决议”。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国联即向中国派驻军事观察团。巴西派José Lima Figueredo中校为军事观察员,他在中国待了一年,返巴后著有“一年的观察”与“往返中国”两本书。

                                            签署《中国巴西友好条约》
      
    1943年8月20日,中国驻巴西大使谭绍华同巴西外长奥斯瓦尔多•阿拉尼亚在巴西首都里约热内卢签署《中国巴西友好条约》。条约共六条,主要内容为:(1)两国保持和平与友好。(2)外交及领事官员在驻在国享受国际法所承认之待遇。(3)两国人民及财产在缔约国领土内受所在国法律之支配及所在国法院之管辖。(4)两国人民在对方领土上享受与第三国人民所享受之旅游、居住、经商待遇相同。(5)将在近期内签订一项新通商航海条约,指导两国间的贸易往来;新条约的签署应以国际法原则和国际惯例为依据。该条约取代了两国于1881年10月3日在天津签订的《中国巴西和好通商航海条约》,巴西宣布放弃在中国一直享有的治外法权。新条约于1945年4月9日在里约热内卢交换批准书后生效。 

                                             签署《中国巴西文化专约》

    1946年3月27日,中国驻巴西大使程天固同巴西外长达丰多拉在里约热内卢签署《中国巴西文化专约》,寻求在科技与文化方面的合作。条约共七条,主要内容有:(1)条约目的在于双方密切合作促进科学技术、文艺及其它文化方面交流。(2)彼此为交流教育机关或专门学术机关之人员提供便利。(3)双方同意在适当时机在巴西首都创建一研究东方学术的大学巡回讲座,在中国首都创建一研究巴西学术的同样讲座,分别由中巴专家各1 人主持。(4)双方对设在对方领土内的经共同择定的图书馆,捐赠出版物及文献。(5)条约任何一方有权终止或废除该条约,宣告废止6个月后,条约即失效。但由于国民党政权的腐败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在中国发动内战,使该《专约》未能付诸实施。

                                              与巴西“修约”坎坷

     在西方列强武力威胁下,清王朝与19国签署了含有领事裁判权的不平等条约,拉美国家中有秘鲁、巴西
和墨西哥。1911年10月,上海道与上海公廨同英、美、法、荷、挪威、巴西等9国签署《上海会审公廨暂行章程》。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中国人民掀起废除不平等条约运动。在此压力下,北京民国政府开始推行“修约”外交。但除墨西哥外,同其他国家关于废除领事裁判权的谈判均以无结果告终。

    南京民国政府1928年初建立后,再次推行“修约”外交。1929年4月27日,南京民国政府向所订条约尚未期满的英国、美国、法国、荷兰、挪威和巴西6国驻华公使发出照会,要求废除领事裁判权。但这6国延至8月10日才复照,荷兰、挪威、巴西称将与他国一致行动。

    1926年5月初,五省联军总司令孙传芳和江苏省政府开始谈判收回上海租界会审公廨。1927年1月1日,中国正式收回公廨,但以临时法院代替。1929年5月8日,南京民国政府向英、美、法、荷、挪威和巴西6国发照,要求收回临时法院。几经交涉,中国政府代表徐漠与6国公使于1930年1月21日签署了《关于上海公共租界内中国法院之协定》十条,规定自4月1起实行。协定取消观审、会审,法院组织纯依中国四级之审判,一切中国法律皆得适用。为此,同日成立江苏高等法院第二分院和上海特区地方法院。

    1930年1月1日,中国政府宣布废除外国人在华领事裁判权,上海临时法院直属中央,各地交涉员裁撤。2月1日,又宣布自即日起实施关税自主。12月20日,中国外交部照会美英巴西等6国,希望于1931年2月份将正在商谈中的治外法权问题能满意解决。

    南京民国政府的“修约”运动搞了三年,因日本发动“九一八”事件而中止。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一些国家才相继放弃了在中国的领事裁判权等特权。巴西于1942年11月宣布自1943年1月1日起放弃在华一切特权,秘鲁于1943年宣布放弃领事裁判权。

                                               同巴西的经贸关系

     中国和巴西在清末签署通商条约、建立外交关系后,双方恢复了直接贸易关系。但由于社会、经济、政治与历史的种种原因,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无力同巴西扩大贸易关系,双方贸易发展极其缓慢。特别是在抗日战争期间,中国大片国土沦陷,港口遭到封锁,中巴贸易实际上陷于中止状态。

    据统计,在20世纪30年代,巴西商品输华净值最低是1937年,为231.7万元,仅占各国输华货物总值的0.24%。最高年份是1939年,为3824.3万元,占各国输华货物总值的2.85%。1931年,巴西农业部从中国直接购买大量桐树种子,用科学方面育苗,在东南部地区圣保罗等州大量试种。试种成功后,在全巴西发展桐树林场30余处,植桐50多万株。1939-1940年度产桐果约300吨,对外出口桐油创汇2000万美元。
 
                                             民国时期巴西华侨华人情况

    据统计,1884-1933年,华工进入巴西的仅1581人。20世纪50年代初,全巴西华侨华人不足千人,圣保罗市约300人。主要侨团有《巴西中华会馆》(1919年10月4日建立,当时里约热内卢有华侨100多人,1976年易名为《巴西里约中华会馆》)、《巴西圣保罗中华会馆》(1931年初成立,当时圣市侨胞仅80余人,有侨校一所)。侨胞大部分是广东人、浙江人,主要从事商业活动,以家庭式的小本经营者居多。20世纪20-30年代,多从事洗衣业。40-60年代,粤籍侨胞主要行业是角仔业。50-60年代,巴西侨胞的热门行业是提包业。

    在民国时期,巴西华侨事业有成的是周继文,他于1935年在圣保罗市创办了巴西青田华侨的第一家进出口公司—“周继文贸易行”,从中国进口货物。1950年,何冠英在圣市开设第一家华人礼品店—“中巴商店”,后又相继开办3家,其货源多来自“周行”。

    巴西华侨华人身在异国,心系中华。在中国抗日战争1937年爆发后,巴西华侨就组织了“巴西华侨抗日救国后援会”,并踊跃捐款支援中国抗战。青田侨胞周继文在圣保罗市带头向“中国抗日红十字会”捐献一辆救护车,还捐献和购买了1万多美元各种“救国公债券”。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国驻圣保罗总领事馆面临经费断源的威胁,工作难以开展。又是周继文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他在巴西每月垫付中国总领事馆的开支费用,中国外交部再将这笔款按时汇给周赞助的青田阜山中学以资办校,几年共垫付近2万美元。1944年7月13日-9月9日,蒋介石总统夫人宋美龄在巴西疗养期间曾接见过周继文等人。另一位青田侨胞伍春和在里约热内卢也踊跃参加了各种募捐活动,共买了1000多美元各种“救国公债券”。另两位侨胞杨仙和黄之均也多次义捐。

                               1949年后巴西继续保持同台湾当局的关系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巴西政府继续与台湾国民党政权保持“外交关系”,1952年巴
西在台北建立“大使馆”。台湾除在巴西首都建有“大使馆”外,还在圣保罗市和里约热内卢市设立了“总领事馆”。
1974年8月15日,访问巴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贸易代表团团长、外贸部副部长陈洁与巴西外交部长西尔维拉在巴西利亚签署了两国建交公报,中巴关系进入了一个全面发展的历史新时期。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